<span id="ijwaj"></span>
  1. 資產負債率走高仍大筆分紅 博菱電器“大客戶依賴癥”何解?

    時間:2022-11-28 16:40:54來源:憂患余生網 作者:休閑

    《投資者網》侯書青

    編輯? 吳悅

    曾于2021年9月中止發行審核的資產寧波博菱電器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博菱電器”)目前已恢復上市審核,公司曾在新三板掛牌,負債分紅主營廚房小家電的率走賴癥研發、設計、高仍生產和銷售,大筆電器大客主要產品包括煎烤器、博菱咖啡機等家用小家電。戶依何解

    博菱電器正面臨著一定的資產償債壓力。2019年-2022年3月(下稱“報告期”),負債分紅博菱電器的率走賴癥資產負債率保持著較高的水平,從2019年的高仍24.49%升至2020年的51.92%,并在2021年之后維持在45%以上的大筆電器大客水平。報告期末,博菱公司賬上僅有1.58億元貨幣資金,戶依何解短期借款余額為3.12億元。資產

    除此之外,博菱電器對大客戶的依賴度也較高,2019-2020年,前五大客戶為博菱電器貢獻了OEM(代工)模式下的全部收入,而ODM(原始設計制造)模式下,前五大客戶的銷售占比則分別為60.43%和73.11%。在與大客戶之間的銷售價格條款中,部分約定也對博菱電器不利。

    依賴大客戶,境外占比高

    博菱電器主營廚房小家電的ODM及OEM業務,為博世、Philips、SEB等知名家電品牌提供研發、設計及制造服務。同時,也是Capital Brands旗下小家電品牌產品的核心供應商。

    招股書顯示,博菱電器的第一大客戶Capital Brands是美國德龍公司的下屬企業。博菱電器的產品主要銷往海外,報告期內公司的境外銷售收入規模增長較快,自報告期初至今,公司的境外銷售收入占比從97.75%增加至報告期末的98.43%。

    與Capital Brands之間的合作給博菱電器的業績增長注入了強大動力,2018年至2021年,公司的營收分別為5.48億元、8.7億元、16.96億元、19.7億元。但隨著與Capital Brands之間合作的日益深入,博菱電器對大客戶的依賴也越來越強。

    報告期內,博菱電器對Capital Brands的銷售收入在營業收入中的的占比分別為,68.39%、66.91%、49.62%和51.7%。2021年,博菱電器對前五大客戶的銷售收入在總營業收入中的占比高達76.57%。

    這樣的水平在小家電代工企業中并不常見,在招股書中列出的同行可比公司中,新寶股份(002705.SZ)2021年對前五大客戶的銷售收入占比為25.11%,北鼎股份(300824.SZ)為27.19%,比依電器(603215.SH)為49.97%。均低于博菱電器的76.57%。

    如此強的依賴度,也讓博菱電器在與客戶進行價格談判時處于弱勢地位。此外,境外收入占比過高,也面臨著匯率波動及國際貿易局勢等可能影響公司收入的問題。

    轉嫁力弱,成本上漲

    在博菱電器與前五大客戶之一Conair所訂銷售價格條款中,規定“博菱電器自該產品首次交付給Conair起12個月內不得上調價格”,除非Conair以書面形式要求對產品的結構或材料進行更改導致成本增加,或勞動力及材料成本出現大幅增加。博菱電器的任何提價均須事先獲得Conair的書面批準,此外,若人工或材料成本出現下降,博菱電器需要將節省的成本轉給Conair。

    在博菱電器與博世簽訂的合同中也規定,博菱電器需要在指定產品的使用期限內不斷改進指定產品和工序,以實現平均每年成本降低3%的目標。

    在與其他大客戶簽訂的協議中,也存在著類似的銷售價格條款。較為劣勢的談判地位,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博菱電器轉嫁成本壓力的能力。

    受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影響,2020年之后,博菱電器日常生產所使用的電機、五金組件等原材料價格呈上漲態勢并一直處于高位。而報告期內博菱電器直接材料占主營業務成本的比例分別為86.03%、85.02、83.82%和82.97%,占比較高。

    但在此背景下,公司生產的攪拌機價格卻出現了下降,2020年末其單價為106.43元,到2021年末下降至104.27元,截至報告期末,該產品單價為104.98元;咖啡機的單價也從2020年末的219.59元下降至2021年末的184.36元。

    較高的原料成本占比和較為弱勢的談判地位,讓博菱電器無法通過產品漲價來消化成本的上升,只能降低毛利來維持客戶。2020-2022年3月,博菱電器剔除運輸裝卸費用后的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21.01%、16.06%和16.65%。同期可比公司新寶股份與比依電器的毛利率也從2020年的20%以上降至14%-16%的水平,這兩家公司與博菱電器一樣,OEM/ODM業務的收入占比非常高。

    上市前分紅,靠上市補流

    此次IPO,博菱電器擬募資3億元用于印尼小家電產業園建設、小家電研發中心建設兩個項目,并募資1億元補充公司流動資金。

    博菱電器表示,公司的經營規模正進一步擴大,需要補充流動資金以保持原材料采購、人工費用支付、技術研發等日常經營活動。

    截至2021年12月末,博菱電器賬上尚有1.79億元貨幣資金。并且,在遞交招股書前一年,博菱電器還進行過一次分紅。

    2020年5月,博菱電器以每10股派發1.6元的方式現金分紅2918.4萬元。而從博菱電器的股權結構看,博菱電器的實控人家族所控制的股份比例非常高,因此這筆分紅中的大部分都被裝進了實控人家族的保險箱中。

    博菱電器的董事長袁琪及其父袁海忠是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其中袁琪直接持有公司61.11%的股份。此外,她還通過擔任實控人家庭持股平臺博譽美倫執行事務合伙人一職間接控制著6.67%的股份。

    而袁海忠直接持有博菱電器24.96%的股權,并通過擔任員工持股平臺海譽久菱執行事務合伙人間接持有博菱電器3.87%的股份。

    綜上,實控人父女二人通過直接及間接方式共同控制著博菱電器96.6%的股份,在2020年5月2918.4萬元的分紅中,有2606.71萬元都流進了父女倆的腰包。

    而2020年,正是博菱電器擴大經營規模的元年。2019年末,博菱電器的短期借款僅為2834.58萬元,至2021年末,博菱電器賬上短期借款余額升至3.12億元,為歷史高位。一同飆升至歷史高點的還有公司的資產負債率,從2019年末的24.43%升至2020年的51.92%。而當年年末的貨幣資金余額卻達到報告期內最低點,僅有6843.16萬元。

    在貨幣資金余額處于洼地時借款擴張,同年卻又在大筆分紅,而到了2021年,博菱電器的貨幣資金余額已不足以覆蓋短期貸款了,這時候又來向二級市場募集資金。但在大客戶面前極弱的議價權、日益走低的毛利率,是否能持續為投資者帶來回報?這是博菱電器需要向二級市場投資者回答的問題。(思維財經出品)■

    相關內容
    推薦內容
    40岁妇女厕所尿在线播放